微信分享图

“纵·横”王怀庆艺术展

展览时间 2021.12.28-2022.03.31

8.0
73天后结束 . 1705 人在看
展览前言·纵横说

策展人 苏 丹

“纵·横”展不仅展现了王怀庆先生的艺术风采,更在他的艺术人生告白中揭示了其艺术的密码。

形式和语言

纵横是形式:对一位画家而言,纵在精简,直至生成惜墨如金的绝美之作;横在繁衍,是尝试各种变异的过程,最终区分出优种和亚种。

纵观王怀庆先生五十年来的作品,总体趋向是在简化。从80年代具象的、生动的、热烈的情感表露,逐渐趋于概念化、符号化、观念性的冷峭抽象。但若缩小时间的尺度去观测他创作的过程,通过草图、手稿、手记则会看到存在于作品背后一片狼藉的纠结、一地鸡毛的零落。而所有这些凋零的堆积,最终成为了其结果的沃土。

纵横是结构:纵和横体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维度的力道,它们总是同时存在着,道虽不同却相合谋。纵横是结构的表象更是结构的过程,还是结构的法则,纵横是不断反复着的建构和解构的两种形态语言。

王怀庆先生早期作品的画面重在结构,无论具象或抽象,各种形式在构建平衡。中期的作品出现了解构的形态,2005年创作的《格局》就是在画框的制约下,松绑结构性的语汇,让它们散漫、漂浮;近期的作品试图突破画面框架,驱使画面要素自成一体融入外在的空间界面。

纵横是空间也是时间:纵横是空间的结构,也是空间本身。画面中纵向的元素和横向的元素虽受制于物质画面的二维属性,但它们并不甘心就范。它们凭借物质存在的意象进行悖逆。二者间或一轮的推移、拓展是时间流逝之下空间的扩张。它会同时表现在艺术本体和艺术家的观念之中。水平方向的倾斜导引出透视和纵深。纵向是时间的轴向,连续的纵向形式是时间的刻度。

如果说“故园”系列释放的是一种怀旧的情绪、是文化性的,2008-2009年创作的“空房子”系列就是图像化的哲学,是空间和时间的合体,空间因时间的介入而变得恍惚……



态度和观念

纵横是艺术生命的形态:对于一位艺术家而言,创作的人生,纵是执着的表现,入道时的义无反顾,求索中的一意孤行;创新的过程,横表现在任意的出游,反映在左顾右盼地参照。

自王怀庆先生十二岁进入中央美院附中学习开始,他的人生就与艺术思考及创作水乳交融,从不曾游移、偏离这条大道,并始终贯穿着对传统的认知、对当下的觉察、对未来的想象。这三个思考向度,或交替或并行,像交织的线,如打结的绳索。

纵横是行进中的停顿:纵是不断变化和迭代的轨迹,横是停顿之间的思考和实验。艺术创作的阶段性是一种规律的必然,它是环境和主体意识共同作用下的形态变化。纵向的变化在时间的坐标轴上表现并不均衡,总会出现快速、缓慢、停滞等不同的状态。停顿是质变的开始,标榜和强调被隐藏着的巨大成就。

停顿是成熟和稳定阶段的强力表达,是新语言的深情咏叹,新形式的超级狂欢。1999-2003年创作的作品《行》就是一个典范言说,横向铺陈开来的竖线组成的画面印证了纵横间的多重反转。

纵横是思辨:纵和横代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方法,看似相互矛盾。古语中有“合纵连横”之说,“合纵”表示联合,而“连横”喻义拆分,二者既相互否定又彼此协作。绘画的思维中也有一正一反,一实一虚,一里一外,一张一弛的权衡、反衬和借鉴。

王怀庆先生的作品中,矛盾性总是成对出现,阶段性的作品之间也有这种迹象。因而在这次较为集中的展览上,我们会看到压制和释放,冲突与和解,晦暗和光芒,甚至立体和平面的混合、纠缠。对作者而言最美的,就是在这纵横之间的颤动。


展览引言

纵横是空间也是时间。

—— 2021年创作自述

作品可分为三类:人、物、无人无物。

—— 2010年创作自述

王怀庆从美术学院附中、大学,到研究生,受过严格科班锻炼,早年的具象油画《伯乐相马》及《搏》等赢得了他在美术界的实力派威望。后去美国两年,他说他是带着我的两句话上飞机的:“只有中国的巨人才能同外国的巨人较量,中国的巨人只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成长。”他长期驰骋于油画彩色缤纷的疆场,后来却钟情于黑白视野了。这个切入口起先很窄,别人担心他只在桌椅间讨生活,前景堪优。这个切入口像一个山谷的入口,进入之后也许是绝壁死谷,将大哭而回,或柳暗花明,将发现新大陆。

——吴冠中《拆与结——说王怀庆的油画艺术》节选

作为一个中国油画家,不仅面对着一个巨大的“西方”,而且面对着一个巨大的“传统”。王怀庆的选择表明,他在这两个“无形”之“大象”面前,已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自己的“切入点”。这个切入点便是“结构”。传统的木结构建筑和木结构家具给了他无穷的启示与灵感,从那些坚硬、扭斜的木质中,从那些横穿竖插的榫卯结构中,他感受到支撑一个民族的古老文化精神的存在,而这种文化精神通过这些横梁竖柱又直接转化为一种“视觉强力”,构成理想的表现对象。

——贾方舟《意在黑白横竖间——论王怀庆的现代建构》节选

惜墨如金,挥墨如土,墨海中立定精神。

—— 2014年创作自述

只剩筋骨,不留皮毛。

—— 2000年创作自述

如果对的话,我只是臆想,正是基于这样的经历,怀庆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创了他非同凡响的与中国建筑相关联的系列力作——将精纯的中国艺术视觉境界与抽象的构成情愫相结合而与西方视野相接轨。王怀庆的艺术风格始终坚持根深于中华文化,更为重要的是他处于中国现当代历史转型时期而对自身文化的自省。

——迈克·苏利文《关于王怀庆的一些想法》节选

王怀庆的构架不只是单一的形式规范,因为民族的魂魄,石涛的心眼,都启示了王怀庆探索的方向。我对其作品的感受或联想未必是作者的暗示,作者竭力发挥“黑”之威慑力,强调黑与白的交织,推敲肌理的铺垫,经营无声有序的生存空间,以孕育童心。

——吴冠中《拆与结——说王怀庆的油画艺术》节选

用“折”与“叠”替代传统意义的“雕”与“塑”——新立体。

—— 2012年创作自述

不失重能飞翔。

—— 2016年创作自述

王怀庆的作品正是结合了这种对“人”的感悟,其中包含他个人的天性和作为中国人的悟性,以及他那从躁动纷乱中创造出诗一般秩序的力量,使他的画作如此令人深深激赏。

——迈克·苏利文《关于王怀庆的一些想法》节选

他运用纯粹的绘画语言和材料语言所传达出的是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和文化感,我们从他的画面中读出的是一个族群的记忆、一个民族的阅历与沧桑。王怀庆的艺术使我们在对历史的回望中生出对自身文化的自信,我们应该为此而感谢他。

——贾方舟《天工开艺——论王怀庆》节选
主办单位: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协办单位:中国美术馆
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
策展人:苏丹
学术主持:贾方舟
展览备注:项目统筹:杜鹏飞、王晨雅、王田田
项目协调:孙艺玮
策展助理:葛秀支
视觉统筹:王鹏
展览及视觉设计:王宁
展览执行:王晨雅、孙艺玮、王宁、葛秀支
宣传推广:李哲、刘垚梦、周辛欣、肖非
展览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一层展厅

高清大图(10)

现场花絮(46) 查看更多

评论(0)

这个展览很赞,我要说两句…

相关文章

相关展览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

写评论

loading
发布 发布 取消

写评论

点击星星评分
上传图片

展览介绍

展览前言·纵横说

策展人 苏 丹

“纵·横”展不仅展现了王怀庆先生的艺术风采,更在他的艺术人生告白中揭示了其艺术的密码。

形式和语言

纵横是形式:对一位画家而言,纵在精简,直至生成惜墨如金的绝美之作;横在繁衍,是尝试各种变异的过程,最终区分出优种和亚种。

纵观王怀庆先生五十年来的作品,总体趋向是在简化。从80年代具象的、生动的、热烈的情感表露,逐渐趋于概念化、符号化、观念性的冷峭抽象。但若缩小时间的尺度去观测他创作的过程,通过草图、手稿、手记则会看到存在于作品背后一片狼藉的纠结、一地鸡毛的零落。而所有这些凋零的堆积,最终成为了其结果的沃土。

纵横是结构:纵和横体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维度的力道,它们总是同时存在着,道虽不同却相合谋。纵横是结构的表象更是结构的过程,还是结构的法则,纵横是不断反复着的建构和解构的两种形态语言。

王怀庆先生早期作品的画面重在结构,无论具象或抽象,各种形式在构建平衡。中期的作品出现了解构的形态,2005年创作的《格局》就是在画框的制约下,松绑结构性的语汇,让它们散漫、漂浮;近期的作品试图突破画面框架,驱使画面要素自成一体融入外在的空间界面。

纵横是空间也是时间:纵横是空间的结构,也是空间本身。画面中纵向的元素和横向的元素虽受制于物质画面的二维属性,但它们并不甘心就范。它们凭借物质存在的意象进行悖逆。二者间或一轮的推移、拓展是时间流逝之下空间的扩张。它会同时表现在艺术本体和艺术家的观念之中。水平方向的倾斜导引出透视和纵深。纵向是时间的轴向,连续的纵向形式是时间的刻度。

如果说“故园”系列释放的是一种怀旧的情绪、是文化性的,2008-2009年创作的“空房子”系列就是图像化的哲学,是空间和时间的合体,空间因时间的介入而变得恍惚……



态度和观念

纵横是艺术生命的形态:对于一位艺术家而言,创作的人生,纵是执着的表现,入道时的义无反顾,求索中的一意孤行;创新的过程,横表现在任意的出游,反映在左顾右盼地参照。

自王怀庆先生十二岁进入中央美院附中学习开始,他的人生就与艺术思考及创作水乳交融,从不曾游移、偏离这条大道,并始终贯穿着对传统的认知、对当下的觉察、对未来的想象。这三个思考向度,或交替或并行,像交织的线,如打结的绳索。

纵横是行进中的停顿:纵是不断变化和迭代的轨迹,横是停顿之间的思考和实验。艺术创作的阶段性是一种规律的必然,它是环境和主体意识共同作用下的形态变化。纵向的变化在时间的坐标轴上表现并不均衡,总会出现快速、缓慢、停滞等不同的状态。停顿是质变的开始,标榜和强调被隐藏着的巨大成就。

停顿是成熟和稳定阶段的强力表达,是新语言的深情咏叹,新形式的超级狂欢。1999-2003年创作的作品《行》就是一个典范言说,横向铺陈开来的竖线组成的画面印证了纵横间的多重反转。

纵横是思辨:纵和横代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方法,看似相互矛盾。古语中有“合纵连横”之说,“合纵”表示联合,而“连横”喻义拆分,二者既相互否定又彼此协作。绘画的思维中也有一正一反,一实一虚,一里一外,一张一弛的权衡、反衬和借鉴。

王怀庆先生的作品中,矛盾性总是成对出现,阶段性的作品之间也有这种迹象。因而在这次较为集中的展览上,我们会看到压制和释放,冲突与和解,晦暗和光芒,甚至立体和平面的混合、纠缠。对作者而言最美的,就是在这纵横之间的颤动。


展览引言

纵横是空间也是时间。

—— 2021年创作自述

作品可分为三类:人、物、无人无物。

—— 2010年创作自述

王怀庆从美术学院附中、大学,到研究生,受过严格科班锻炼,早年的具象油画《伯乐相马》及《搏》等赢得了他在美术界的实力派威望。后去美国两年,他说他是带着我的两句话上飞机的:“只有中国的巨人才能同外国的巨人较量,中国的巨人只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成长。”他长期驰骋于油画彩色缤纷的疆场,后来却钟情于黑白视野了。这个切入口起先很窄,别人担心他只在桌椅间讨生活,前景堪优。这个切入口像一个山谷的入口,进入之后也许是绝壁死谷,将大哭而回,或柳暗花明,将发现新大陆。

——吴冠中《拆与结——说王怀庆的油画艺术》节选

作为一个中国油画家,不仅面对着一个巨大的“西方”,而且面对着一个巨大的“传统”。王怀庆的选择表明,他在这两个“无形”之“大象”面前,已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自己的“切入点”。这个切入点便是“结构”。传统的木结构建筑和木结构家具给了他无穷的启示与灵感,从那些坚硬、扭斜的木质中,从那些横穿竖插的榫卯结构中,他感受到支撑一个民族的古老文化精神的存在,而这种文化精神通过这些横梁竖柱又直接转化为一种“视觉强力”,构成理想的表现对象。

——贾方舟《意在黑白横竖间——论王怀庆的现代建构》节选

惜墨如金,挥墨如土,墨海中立定精神。

—— 2014年创作自述

只剩筋骨,不留皮毛。

—— 2000年创作自述

如果对的话,我只是臆想,正是基于这样的经历,怀庆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创了他非同凡响的与中国建筑相关联的系列力作——将精纯的中国艺术视觉境界与抽象的构成情愫相结合而与西方视野相接轨。王怀庆的艺术风格始终坚持根深于中华文化,更为重要的是他处于中国现当代历史转型时期而对自身文化的自省。

——迈克·苏利文《关于王怀庆的一些想法》节选

王怀庆的构架不只是单一的形式规范,因为民族的魂魄,石涛的心眼,都启示了王怀庆探索的方向。我对其作品的感受或联想未必是作者的暗示,作者竭力发挥“黑”之威慑力,强调黑与白的交织,推敲肌理的铺垫,经营无声有序的生存空间,以孕育童心。

——吴冠中《拆与结——说王怀庆的油画艺术》节选

用“折”与“叠”替代传统意义的“雕”与“塑”——新立体。

—— 2012年创作自述

不失重能飞翔。

—— 2016年创作自述

王怀庆的作品正是结合了这种对“人”的感悟,其中包含他个人的天性和作为中国人的悟性,以及他那从躁动纷乱中创造出诗一般秩序的力量,使他的画作如此令人深深激赏。

——迈克·苏利文《关于王怀庆的一些想法》节选

他运用纯粹的绘画语言和材料语言所传达出的是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和文化感,我们从他的画面中读出的是一个族群的记忆、一个民族的阅历与沧桑。王怀庆的艺术使我们在对历史的回望中生出对自身文化的自信,我们应该为此而感谢他。

——贾方舟《天工开艺——论王怀庆》节选
主办单位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协办单位
中国美术馆
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
策展人
苏丹
学术主持
贾方舟
展览备注
项目统筹:杜鹏飞、王晨雅、王田田
项目协调:孙艺玮
策展助理:葛秀支
视觉统筹:王鹏
展览及视觉设计:王宁
展览执行:王晨雅、孙艺玮、王宁、葛秀支
宣传推广:李哲、刘垚梦、周辛欣、肖非
展览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一层展厅
作品名称

温馨提示

你还有待支付的订单,是否继续支付?

重新选票继续支付

艺术头条看展

App打开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