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一线相连”黑龙江省美术馆藏汉斯·哈同艺术作品展

展览时间 2020.07.01-2020.07.31

8.0
已结束 . 1174 人在看
被誉为二战后西方抽象主义绘画代表画家,欧洲“抒情抽象三杰”之一的艺术家汉斯·哈同1904年出生于德国莱比锡,1946年入法国籍,1989年逝世于法国昂蒂布。他的艺术生涯最终在法国终结却也得以升华。法国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存有完备的哈同作品收藏体系和纸本、影像的哈同生平资料及专题纪录片。同时,汉斯·哈同及其艺术活动、艺术成就也为法国乃至世界的艺术批评界所密切关注。

中法文化交流专家孙牧之先生曾在一篇关于汉斯·哈同的评论文章中写道:“最近的研究所证明的,汉斯·哈同终生都在试图躲避批评家认为应该加诸于他的种种标签。事实上,他的作品既不是所谓抒情或手势的纯粹抽象(abstraction),也不仅仅是斑点派(tachisme)或非形式艺术(l'art informel)。相反,他是某种图形书写或抽象象形文字的发明者,这一发明其实彻底回避了抽象先驱们——康定斯基Kandinsky 、蒙德里安Mondrian、Kupka 库普卡等的绘画理论,与他们所谈及的几何与精神毫无任何从属关系。从1922年开始,汉斯·哈同在他那些完全抽象的水彩画(由威尔·格罗曼 [Will Grohmann]发表)中,造就了一种艺术的态势,自发性、随意性不间断地与预设和控制的需要争执不下,正如米开朗基罗所提出的,‘艺术因限制而生,因自由而死’。

由此看来,哈同首先是一位关于手势与绘画、书写行为的杰出艺术家,在这一形式的基础层面上,一切绘画的陈规都被超越,一切描绘、象征、叙事和语义都失去了意义。为了解放通常为其他画家所借助的具象或形式文本的色彩、斑点、笔触和线条,哈同会刻意将绘画缩减为文字,或者将文字缩减为绘画:书写、绘画和描绘的手势是一致的,其意义等同于以下这些动词:擦、除、刷、烧、鞭、染、描、拓、溅、染、印、刮、涂、切、记、射、喷、抿、划等。

一系列冗长的创作在系列、连续的形式和或多或少相重叠的周期中,有条不紊地开始了;与此同时,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哈同也启动了采用新工具和新技术的艺术实验,既具系统性,又是创新的狂欢。他使用画笔,铅笔或油画布之外的非典型和异质的替代品,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随机图像效果,而上文中所提及的动词也切实地得到实践,其中尤以版画的成果最为显著。哈同以往创作经验让位于图像的变形与换位,极其明显地呈现出多种尺寸不同、类型各异的工具所遗留的痕迹(哈同改造了某些工具以方便他使用):喷枪、排笔、(金属)刷、刻刀、半圆凿、刮刀、电动刻槽机、锤子、滚子、金属梳子、冲头、锉、耙子、印章等。于是,汉斯·哈同的艺术永远固执且不可动摇地以动词的姿态一路前行。”孙先生的这篇文章恰能为中国观众开辟阅读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的路径,也为黑龙江省美术馆开展汉斯·哈同作品的收藏、研究和展示工作引航。

黑龙江省美术馆于2016年先后二批入藏汉斯·哈同的版画作品100件。2017年,我馆依托“一带一路——黑龙江艺术家国际艺术交流项目”的启动和实施,两度派交流代表团赴法国与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洽谈相关的学术研究和展览策划事宜。今年,我馆申报此展入选2020年度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此期间,法国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作为学术支持单位为本次展览的策划提供重要研究资料。正值“一带一路——黑龙江艺术家国际艺术交流项目”深入实施之年,我们希望以“一线相连——黑龙江省美术馆藏汉斯·哈同艺术作品展”见证我馆“一带一路”项目国际交流成果的水准与高度,同时也以此展览丰富本馆的国际艺术品研究和展示,开拓国内社会公众的艺术视野,激励和带动黑龙江当代艺术创作的繁荣发展,进而履行黑龙江省美术馆公共文化服务的职能与职责。

黑龙江省美术馆2020年7月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美术馆
协办单位:黑龙江省版画院
《美术馆》编辑部
展览备注:学术支持:法国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展厅:1、2号展厅

高清大图(10)

艺术家(1) 查看更多

现场花絮(2) 查看更多

评论(0)

这个展览很赞,我要说两句…

相关文章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

写评论

loading
发布 发布 取消

写评论

点击星星评分
上传图片

展览介绍

被誉为二战后西方抽象主义绘画代表画家,欧洲“抒情抽象三杰”之一的艺术家汉斯·哈同1904年出生于德国莱比锡,1946年入法国籍,1989年逝世于法国昂蒂布。他的艺术生涯最终在法国终结却也得以升华。法国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存有完备的哈同作品收藏体系和纸本、影像的哈同生平资料及专题纪录片。同时,汉斯·哈同及其艺术活动、艺术成就也为法国乃至世界的艺术批评界所密切关注。

中法文化交流专家孙牧之先生曾在一篇关于汉斯·哈同的评论文章中写道:“最近的研究所证明的,汉斯·哈同终生都在试图躲避批评家认为应该加诸于他的种种标签。事实上,他的作品既不是所谓抒情或手势的纯粹抽象(abstraction),也不仅仅是斑点派(tachisme)或非形式艺术(l'art informel)。相反,他是某种图形书写或抽象象形文字的发明者,这一发明其实彻底回避了抽象先驱们——康定斯基Kandinsky 、蒙德里安Mondrian、Kupka 库普卡等的绘画理论,与他们所谈及的几何与精神毫无任何从属关系。从1922年开始,汉斯·哈同在他那些完全抽象的水彩画(由威尔·格罗曼 [Will Grohmann]发表)中,造就了一种艺术的态势,自发性、随意性不间断地与预设和控制的需要争执不下,正如米开朗基罗所提出的,‘艺术因限制而生,因自由而死’。

由此看来,哈同首先是一位关于手势与绘画、书写行为的杰出艺术家,在这一形式的基础层面上,一切绘画的陈规都被超越,一切描绘、象征、叙事和语义都失去了意义。为了解放通常为其他画家所借助的具象或形式文本的色彩、斑点、笔触和线条,哈同会刻意将绘画缩减为文字,或者将文字缩减为绘画:书写、绘画和描绘的手势是一致的,其意义等同于以下这些动词:擦、除、刷、烧、鞭、染、描、拓、溅、染、印、刮、涂、切、记、射、喷、抿、划等。

一系列冗长的创作在系列、连续的形式和或多或少相重叠的周期中,有条不紊地开始了;与此同时,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哈同也启动了采用新工具和新技术的艺术实验,既具系统性,又是创新的狂欢。他使用画笔,铅笔或油画布之外的非典型和异质的替代品,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随机图像效果,而上文中所提及的动词也切实地得到实践,其中尤以版画的成果最为显著。哈同以往创作经验让位于图像的变形与换位,极其明显地呈现出多种尺寸不同、类型各异的工具所遗留的痕迹(哈同改造了某些工具以方便他使用):喷枪、排笔、(金属)刷、刻刀、半圆凿、刮刀、电动刻槽机、锤子、滚子、金属梳子、冲头、锉、耙子、印章等。于是,汉斯·哈同的艺术永远固执且不可动摇地以动词的姿态一路前行。”孙先生的这篇文章恰能为中国观众开辟阅读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的路径,也为黑龙江省美术馆开展汉斯·哈同作品的收藏、研究和展示工作引航。

黑龙江省美术馆于2016年先后二批入藏汉斯·哈同的版画作品100件。2017年,我馆依托“一带一路——黑龙江艺术家国际艺术交流项目”的启动和实施,两度派交流代表团赴法国与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洽谈相关的学术研究和展览策划事宜。今年,我馆申报此展入选2020年度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此期间,法国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作为学术支持单位为本次展览的策划提供重要研究资料。正值“一带一路——黑龙江艺术家国际艺术交流项目”深入实施之年,我们希望以“一线相连——黑龙江省美术馆藏汉斯·哈同艺术作品展”见证我馆“一带一路”项目国际交流成果的水准与高度,同时也以此展览丰富本馆的国际艺术品研究和展示,开拓国内社会公众的艺术视野,激励和带动黑龙江当代艺术创作的繁荣发展,进而履行黑龙江省美术馆公共文化服务的职能与职责。

黑龙江省美术馆2020年7月
主办单位
黑龙江省美术馆
协办单位
黑龙江省版画院
《美术馆》编辑部
展览备注
学术支持:法国汉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展厅:1、2号展厅
作品名称

温馨提示

你还有待支付的订单,是否继续支付?

重新选票继续支付

艺术头条看展

App打开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