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前行”第二届当代艺术展

展览时间 2019.10.27-2019.11.17

开幕时间 2019-10-27 16:00

8.0
已结束 . 3774 人在看
技术不等于艺术——与同龄人说共同进步

如果不是这个展览的题目不是名“前行”,如果参展的艺术家大都不是同龄人,我恐怕就不应这件事了。因为“前行”和“同龄”,我猜想大家和我一样,虽然人到中年而仍有进步的意愿,所以就来说些心里话共勉。

我们这个年龄,正所谓的“人到中年”,说好听了叫年富力强,实际上是处在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最近,我看到一句网络流行语说“中年人除了长胖,其他事儿都不容易了”,此话虽戏谑却很有些道理。人到中年,方方面面已经有太多的“习惯”,习惯了也就不用多想了,何况还享受着习惯的种种好处,所以体质和精神都害怕“改变”,害怕因改变带来的不便和不利。如果能于此境中安享,任其长胖便可,大可不必费周折去改变。如果还要“前行”,就要改变,就要付出代价,而且,“不长胖”远比“长胖”的代价大。

我对这个展览的大部分艺术家和作品不熟悉,只读了大家的资料,这样工作于我是草率的,只能得个整体印象。印象之一是,大家技术普遍好而且资深,印象之二是,大家似乎以各自习惯性的方式习惯性地画了很久了。只有在中国,相当多的艺术家尤其是学院出身的自称“手艺人”,而且以“手头功夫好”自得。从技术角度说,艺术家是手艺人,因为技术是艺术语言重要的构成元素,而从艺术的角度说,没有个人感觉诉求的技术是无意义的。我曾经在美院一个讨论会上说:“作为老师,你可以一辈子教技术,而作为艺术家,你不能一辈子画技术”,当场很多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其实,这是艺术的基本问题,也是艺术的根本问题。

艺术有三大忌:急功近利,无病呻吟,词不达意,艺术家这三点那个解决不好都会在创作中出问题。因此,作为艺术家,尤其是重知识分子素质的当代艺术家(西方当代艺术家的基本前提),首先是一个有独立立场和心灵自由的人,有超越各种功利的能力,因为来自各种方面的功利给定的要求,都会干扰艺术的真诚和真实。其二是有自己生存的感觉和表达的愿望,这一点对艺术家至关重要,这里所说的“感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类似趣味的小感觉,而是与个人处境(个性、个人生活与所处时代、社会环境的关系)的大感觉。其三是有找到个人艺术语言的能力,当代艺术可以使用各种技术方式,艺术的甚至非艺术的,关键在于能否转化为贴近你的艺术诉求的方式,即找到所谓个人的艺术语言。艺术家在不同阶段,因为感觉变化,有可能使用不同的技术变化语言方式,靠感觉和表达线索连接。因此,艺术语言不同于有某种技术固定下来所谓“风格”,但某个阶段的艺术语言,有可能因为后来的功利要求、无感觉、习惯性等等,退化成为固化的风格,被艺术家和外间混同于艺术语言。这就是我们需要时刻自省的。

十年前,我顺利地做了一个展览又被人夸好的时候,也享受过这种自得的感觉。我几乎是用一种习惯性的方式完成了展览的全过程,就像完成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毫无动心动情。我们做得太帅,被人夸得太多,太沉溺于专业技巧本身的乐趣,不知不觉从丰满变成长胖了,原初的艺术诉求也会变成一种习惯性动作,从而失却了鲜活,也即失却了本性。意识到这点,我深感失落。此后的十年,我时时自省,做每一件事情无论大小,都尽可能保持鲜活的感觉和完成状态。

希腊神话有个恶魔的床,人躺上去,长就被截短,短就被拉长,如果躺上去刚刚好,很舒服,便大睡,一定会丧失自我,而且一定会长胖的。

廖雯

2019/10/12于宋庄工作室
主办单位:山水美术馆
策展人:周洲舟
学术主持:廖雯
展览备注:项目总策划:孙越
执行策展:华兴 崔雪涛
赞助机构:北京德泽燚燚艺术中心 邯郸市圣雪海羊绒有限公司

高清大图(96)

评论(0)

这个展览很赞,我要说两句…

相关文章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

写评论

loading
发布 发布 取消

写评论

点击星星评分
上传图片

展览介绍

技术不等于艺术——与同龄人说共同进步

如果不是这个展览的题目不是名“前行”,如果参展的艺术家大都不是同龄人,我恐怕就不应这件事了。因为“前行”和“同龄”,我猜想大家和我一样,虽然人到中年而仍有进步的意愿,所以就来说些心里话共勉。

我们这个年龄,正所谓的“人到中年”,说好听了叫年富力强,实际上是处在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最近,我看到一句网络流行语说“中年人除了长胖,其他事儿都不容易了”,此话虽戏谑却很有些道理。人到中年,方方面面已经有太多的“习惯”,习惯了也就不用多想了,何况还享受着习惯的种种好处,所以体质和精神都害怕“改变”,害怕因改变带来的不便和不利。如果能于此境中安享,任其长胖便可,大可不必费周折去改变。如果还要“前行”,就要改变,就要付出代价,而且,“不长胖”远比“长胖”的代价大。

我对这个展览的大部分艺术家和作品不熟悉,只读了大家的资料,这样工作于我是草率的,只能得个整体印象。印象之一是,大家技术普遍好而且资深,印象之二是,大家似乎以各自习惯性的方式习惯性地画了很久了。只有在中国,相当多的艺术家尤其是学院出身的自称“手艺人”,而且以“手头功夫好”自得。从技术角度说,艺术家是手艺人,因为技术是艺术语言重要的构成元素,而从艺术的角度说,没有个人感觉诉求的技术是无意义的。我曾经在美院一个讨论会上说:“作为老师,你可以一辈子教技术,而作为艺术家,你不能一辈子画技术”,当场很多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其实,这是艺术的基本问题,也是艺术的根本问题。

艺术有三大忌:急功近利,无病呻吟,词不达意,艺术家这三点那个解决不好都会在创作中出问题。因此,作为艺术家,尤其是重知识分子素质的当代艺术家(西方当代艺术家的基本前提),首先是一个有独立立场和心灵自由的人,有超越各种功利的能力,因为来自各种方面的功利给定的要求,都会干扰艺术的真诚和真实。其二是有自己生存的感觉和表达的愿望,这一点对艺术家至关重要,这里所说的“感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类似趣味的小感觉,而是与个人处境(个性、个人生活与所处时代、社会环境的关系)的大感觉。其三是有找到个人艺术语言的能力,当代艺术可以使用各种技术方式,艺术的甚至非艺术的,关键在于能否转化为贴近你的艺术诉求的方式,即找到所谓个人的艺术语言。艺术家在不同阶段,因为感觉变化,有可能使用不同的技术变化语言方式,靠感觉和表达线索连接。因此,艺术语言不同于有某种技术固定下来所谓“风格”,但某个阶段的艺术语言,有可能因为后来的功利要求、无感觉、习惯性等等,退化成为固化的风格,被艺术家和外间混同于艺术语言。这就是我们需要时刻自省的。

十年前,我顺利地做了一个展览又被人夸好的时候,也享受过这种自得的感觉。我几乎是用一种习惯性的方式完成了展览的全过程,就像完成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毫无动心动情。我们做得太帅,被人夸得太多,太沉溺于专业技巧本身的乐趣,不知不觉从丰满变成长胖了,原初的艺术诉求也会变成一种习惯性动作,从而失却了鲜活,也即失却了本性。意识到这点,我深感失落。此后的十年,我时时自省,做每一件事情无论大小,都尽可能保持鲜活的感觉和完成状态。

希腊神话有个恶魔的床,人躺上去,长就被截短,短就被拉长,如果躺上去刚刚好,很舒服,便大睡,一定会丧失自我,而且一定会长胖的。

廖雯

2019/10/12于宋庄工作室
主办单位
山水美术馆
策展人
周洲舟
学术主持
廖雯
展览备注
项目总策划:孙越
执行策展:华兴 崔雪涛
赞助机构:北京德泽燚燚艺术中心 邯郸市圣雪海羊绒有限公司
作品名称

温馨提示

你还有待支付的订单,是否继续支付?

重新选票继续支付

艺术头条看展

App打开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