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神话派对”张钊瀛个展

展览时间 2019.01.05-2019.01.15

开幕时间 2019-01-05 16:00

8.0
已结束 . 4507 人在看
狂欢图像的无边陷阱

文:陈雨柔 Yuria Chen

张钊瀛曾坦言他把自己在创作的过程当成是一场自我修炼,也是是浮躁时候的修行。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思考个体心理上自我的存在意义,个体的生存意义,群体的存在意义。他的这些思考在作品和展览中都有深入浅出的阐释,他擅长用两重结构来表达这种阐释,一重是真实的搭建,一重是虚幻的构制,但是虚幻的构制也服务于真实的搭建,是以达到加强印证的效果,所以结合成整体就更具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效果。

张钊瀛不断对个体与群体的存在意义进行思考,也不断的向自我提出关于绘画精神性的提问。如何才能使绘画变得更为深刻?如何才能使绘画与观者产生共鸣?他选择搭建一个“剧场”,并让自己成为“导演”。这时,展厅恰如其分的成为了舞台,他的创作自然的变成了舞台中的布景板和道具,甚至是演员,而步入展厅的我们正是踏入这一“剧场”陷阱的观众。当我们无意识的踏入了这个精心设计的戏剧舞台时,我们在浸入式的感官体验中形成各自不同的解读与认知。阿·托尔斯泰在《天蓝色的斗篷》说道过:“坐在戏院里看戏的人们则是在感受一种明摆着的虚构,这种感受在于把虚构变成真实,也就是变成一种自我创造。”张钊瀛的“戏剧”正创造性地把虚构变为真实,他提供的绝不是生活的复制、模仿,也不是生活的膺造品,而是把观众吸引到认识生活的复杂艺术过程中来,让我们行走于虚构与真实之中。

亦真亦假,在真假难辨的舞台中,他将个人的生活体验和思考放入其中。他用《神秘的羔羊》和我们谈论这个时代的信仰缺失,他甚至在作品中和我们开了一个“落空”的玩笑。我们并不可能在《神秘的羔羊》中找到“羊”,找到的是“鱼的骨头”,它是自由的落空,也是信仰的落空。他企图不断的用绘画编造一系列的神话故事,与我们一同思考虚拟场域中群体的对于成功的思考,以及他个人的叛逆与对随波逐流的抗拒。然而,在《刺绣肥皂剧》中他将向往成功的美好拉回了现实社会,更大程度的制造了一种落空感,进一步去思考社会民生百态与国家政治事件的微妙暧昧关系。

在当下的艺术创作过程中,艺术家难免会碰到“双重消费”。一重是艺术商业对于艺术家创作中劳作时间以及艺术作品本身的消费;另一方面来自于艺术家对于视觉资源和图像现实的消费,张钊瀛的创作向我们同时展示了这两个过程。他的创作方法并没有完全崇尚理想化的纯粹个性式的创作方法,追求现代主义艺术所强调的“唯一性”和“排他性”,相反他以开放和幽默的心态去拥抱来自艺术史的图像和当下流行文化里的所有视觉资源,并且利用根植于他出生地广州市井生活的一种鲜活的眼光去处理这些视觉资源,在作品中形成了一种啼笑皆非,高雅和世俗、严肃和幽默并存的视觉效果。他的创作仿佛也从一个侧面,折射了广州作为中国最早开埠的码头的多元而混合的气质。他在国外的留学经历也给他带来了西方文化的视觉冲击,他不断将东西文化的图式进行重新解构,让这种视觉元素纳入到他本人的生活及创作体验之中,使他的作品既带有了强烈的个人底色也显露出某种后现代主义艺术的特征。

张钊瀛搭建的“剧场”实际是让我们回到社会本质,社会每天的发展本身就像是戏剧演绎一样。在他“导演癖”的工作逻辑的背后,是他个体的生活经验和感受以及对社会现象、群体意识的思索。乍看是荒诞不经、戏剧化的表现形式,实际上是他在信息时代中对个人意识逐渐被集体意识湮没的焦虑。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说到:“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我们在这一场“明摆着的虚构”中,正上演着自我的思考。
主办单位: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艺术总监:郑闻
学术主持:陈研
展览备注:策划:陈雨柔 孙萌

高清大图(46)

艺术家(1) 查看更多

评论(0)

这个展览很赞,我要说两句…

相关文章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

写评论

loading
发布 发布 取消

写评论

点击星星评分
上传图片

展览介绍

狂欢图像的无边陷阱

文:陈雨柔 Yuria Chen

张钊瀛曾坦言他把自己在创作的过程当成是一场自我修炼,也是是浮躁时候的修行。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思考个体心理上自我的存在意义,个体的生存意义,群体的存在意义。他的这些思考在作品和展览中都有深入浅出的阐释,他擅长用两重结构来表达这种阐释,一重是真实的搭建,一重是虚幻的构制,但是虚幻的构制也服务于真实的搭建,是以达到加强印证的效果,所以结合成整体就更具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效果。

张钊瀛不断对个体与群体的存在意义进行思考,也不断的向自我提出关于绘画精神性的提问。如何才能使绘画变得更为深刻?如何才能使绘画与观者产生共鸣?他选择搭建一个“剧场”,并让自己成为“导演”。这时,展厅恰如其分的成为了舞台,他的创作自然的变成了舞台中的布景板和道具,甚至是演员,而步入展厅的我们正是踏入这一“剧场”陷阱的观众。当我们无意识的踏入了这个精心设计的戏剧舞台时,我们在浸入式的感官体验中形成各自不同的解读与认知。阿·托尔斯泰在《天蓝色的斗篷》说道过:“坐在戏院里看戏的人们则是在感受一种明摆着的虚构,这种感受在于把虚构变成真实,也就是变成一种自我创造。”张钊瀛的“戏剧”正创造性地把虚构变为真实,他提供的绝不是生活的复制、模仿,也不是生活的膺造品,而是把观众吸引到认识生活的复杂艺术过程中来,让我们行走于虚构与真实之中。

亦真亦假,在真假难辨的舞台中,他将个人的生活体验和思考放入其中。他用《神秘的羔羊》和我们谈论这个时代的信仰缺失,他甚至在作品中和我们开了一个“落空”的玩笑。我们并不可能在《神秘的羔羊》中找到“羊”,找到的是“鱼的骨头”,它是自由的落空,也是信仰的落空。他企图不断的用绘画编造一系列的神话故事,与我们一同思考虚拟场域中群体的对于成功的思考,以及他个人的叛逆与对随波逐流的抗拒。然而,在《刺绣肥皂剧》中他将向往成功的美好拉回了现实社会,更大程度的制造了一种落空感,进一步去思考社会民生百态与国家政治事件的微妙暧昧关系。

在当下的艺术创作过程中,艺术家难免会碰到“双重消费”。一重是艺术商业对于艺术家创作中劳作时间以及艺术作品本身的消费;另一方面来自于艺术家对于视觉资源和图像现实的消费,张钊瀛的创作向我们同时展示了这两个过程。他的创作方法并没有完全崇尚理想化的纯粹个性式的创作方法,追求现代主义艺术所强调的“唯一性”和“排他性”,相反他以开放和幽默的心态去拥抱来自艺术史的图像和当下流行文化里的所有视觉资源,并且利用根植于他出生地广州市井生活的一种鲜活的眼光去处理这些视觉资源,在作品中形成了一种啼笑皆非,高雅和世俗、严肃和幽默并存的视觉效果。他的创作仿佛也从一个侧面,折射了广州作为中国最早开埠的码头的多元而混合的气质。他在国外的留学经历也给他带来了西方文化的视觉冲击,他不断将东西文化的图式进行重新解构,让这种视觉元素纳入到他本人的生活及创作体验之中,使他的作品既带有了强烈的个人底色也显露出某种后现代主义艺术的特征。

张钊瀛搭建的“剧场”实际是让我们回到社会本质,社会每天的发展本身就像是戏剧演绎一样。在他“导演癖”的工作逻辑的背后,是他个体的生活经验和感受以及对社会现象、群体意识的思索。乍看是荒诞不经、戏剧化的表现形式,实际上是他在信息时代中对个人意识逐渐被集体意识湮没的焦虑。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说到:“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我们在这一场“明摆着的虚构”中,正上演着自我的思考。
主办单位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艺术总监
郑闻
学术主持
陈研
展览备注
策划:陈雨柔 孙萌
作品名称

温馨提示

你还有待支付的订单,是否继续支付?

重新选票继续支付

艺术头条看展

App打开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