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展览介绍

无问西东

记得几年前刘峰个展名为“食·古”,用他自己的话说所谓“食古”并非“不化”,而是一种态度。在我的理解中,“食”字用的巧妙,这正好符合他那时的状态,对于古人流传的笔墨细细咀嚼,细细品味,习其精华,用“食”一个动名词完全可以囊括。

在中国画创作中总离不开“模古”与“创新”这一对命题,说“总”是因为关于这对范畴的讨论自古以来就是“热搜话题”,从“师古人”与“师造化”的提出到陈独秀的美术革命都绕不开对古与新的讨论。

彼时刘峰初出学院,虽然也常常灯下搔首,苦于找不到自己的创作道路,但坚持悠游于古人蔚为大观的传统笔墨中,孜孜以求,不断修炼内劲。偶有时间到其画室,他皆在临摹古人笔意。曾有一丝担心他过于沉溺笔墨游戏而忽略造化的精妙,但看到他创作的作品便放下心来。那段时间,他出入于高古,以古之逸气为宗,所做画面显得文气、内敛,十足的文人画,这到与其给人善谈的印象大相径庭。

曾听闻一则笑谈“北京人不学传统不画传统,南京人学传统不画传统,杭州人学传统画传统”细细想来确有那么点意思。这或许与南京的文化土壤有关,无论是金陵八家,还是新金陵画派再或者新文人画等等,皆从古法中来却走出新的艺术道路。

到了年轻一代,这种印记依然明显,前几年风风火火的新水墨可以说是活跃于当代的水墨艺术家们对水墨走向的集体思考,集体探索。纵然新水墨到今天仍然非议不断,但不可否认的是成长于互联网及全球一体化时代的年轻人们,他们的自我审美诉求开始觉醒,他们渴求用一种新的图像语言来表达。当然,新水墨们鱼龙混杂,但南京一带涌出的画家水平普遍较高,这或许就是“从传统中来”的功用。

前一段时间,刘峰完成了本次展览的新作,邀我前往其工作室交流。初见这一批作品,大为感叹。这完全突破了早前他的绘画面貌,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之上,他融合现代艺术的理念和图示。画面中鱼的形象让人不自觉想起八大,而背景处那红的、黄的、白的构成的空间在蒙德里安处有迹可循。当然,我并不希望用美术史遗留的线索来解读他的作品,他在作品中有他自己的独立性。“无问西东”在探索自己领域时,打破局限和偏见,超越传统的东西学,兼容并包。从这批新作看来,刘峰已经迈出了这一步。

未来,刘峰如何在这条路上继续深耕下去并且去除符号,或许将是摆在他艺术创作道路中的一道必做题。当然,“从传统中来”的经历必然会使其有十足的信心去攻克,继续前行。

明亮于金陵

loading